您现在的位置:在线飞禽走兽下载>飞禽走兽网站>bwin注册登入 - 从雪花膏到雪花秀、从海马到宝马、从奥拓到奥迪,你在哪个阶段?

bwin注册登入 - 从雪花膏到雪花秀、从海马到宝马、从奥拓到奥迪,你在哪个阶段?

日期:2020-01-09 10:37:30    阅读次数:4154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bwin注册登入 - 从雪花膏到雪花秀、从海马到宝马、从奥拓到奥迪,你在哪个阶段?

bwin注册登入,本期节目嘉宾: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创头条总编辑赵博思

昨日,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创头条总编辑赵博思做客深圳卫视《对话王利芬》节目,与我们一同深入探讨了人们消费升级在2018年的最新走向。

数据速递:

2018年中国零售额有望达到5.8万亿美元,消费者的档次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消费升级的上扬是30%。2017年全年的居民短期贷款增加1.83万亿元,同比增加181.8%。

要点一:为什么2018年消费升级这个话题非常热

重要程度☆☆☆

要点二:消费升级的驱动力来自哪里?

重要程度☆☆☆☆☆

要点三:如何定义消费升级的主力军——新中产阶层?

重要程度☆☆☆

要点四:消费升级带给创业者的挑战与机遇

重要程度☆☆☆☆☆

要点五:以品牌为导向的消费升级

重要程度☆☆☆☆

要点六:中国消费升级的周期是多久?

重要程度☆☆☆☆

王利芬:史诗般的消费升级,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场面,为什么2018年消费升级这个话题非常热?

管清友:为什么我们称之为史诗般的消费升级,因为中国的消费群体规模是非常庞大的,中国人口基数大。我们处于消费升级的前沿,构成消费升级动力的所谓新中产阶级,有2到4个亿的人口规模。这个人口规模实际上比那些人口大国的人口还要多。其实比美国的人口还要多。我们可以看到消费升级的动力非常强。

王利芬:在今天史诗般的消费升级过程中,到底是哪些动力、哪些场景在触发这个史诗般的升级呢?

管清友:消费升级的开始,从国际上来看人均gdp水平在6000到12000水平这个阶段,大部分发达经济体都经历过这个阶段。宏观上统计就是工业增长在放缓,消费在上升,这是从宏观数据上来讲。

中国人现在人均gdp已经超过8000美元,正在经历西方国家经历的那一套。不同的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技术条件,应该说新的消费的商业模式和欧洲、美国、日本经历的那个阶段不一样。他们确实也经历了质量提升,但价格也提升了,当然我们不能说人家的性价比没有那么高,但是确实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中国的产品和服务性价比在提高。价格没有那么贵,但是质量提升了,服务改善提升了。

中国现在人均gdp水平超过8000美元以后,它就必然经历一个消费升级的阶段。这是西方成熟经济体已经经历过的。第二,中国的消费群体人数、规模十分庞大,以至于全世界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巨大规模、这么巨大体量的消费升级的群体。我把这种情况称之为巨国效应,巨大的国家、巨大的市场。

现在90后、00后的消费,我们叫有态度、有温度、有三观的消费,大家越来越注重消费的个性化。所以,我们这一轮的消费升级既与西方成熟经济体有相同的地方,同时也与他们有很大的不同的地方,有很多我们这个时代的烙印。

赵博思:现在有几个驱动力来推动我们的消费升级,一个是政策上的,包括最近在抑制房价,其实就是刚性支出这部分在压缩。

第二,在市场层面,主要有一个城镇化。农村的人要到城镇去,城镇的人要进一步往上走,这个会带来持续的消费升级。另外,中国经济结构一直在调整,这个调整也会推动消费升级,反过来消费升级也会对经济结构调整有很强的环境。

最后,我们这一波的消费升级可能和其他的国家消费升级是不一样的,美国在70年代到80年代有一波大的消费升级,我们要进高档的餐厅,吃高档的菜,喝高档的红酒,买最好的房子、最好的车。像小米、网易严选,他们推动的东西质量是在升级的,但价格上没有变化,甚至可能还往下走,这样它会进一步的释放我们的购买力。

王利芬:我非常同意,我们今天的消费升级和原来发达国家所主导的那个消费升级有非常大的不同,这就是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到来的时候,我们的消费升级是有调调的、有态度的、有温度的这样的消费升级,不是说贵的就是好的,而是说这个消费升级代表了表达我个性的彰显,我的存在。

管清友:具体来讲有这么几个层面的消费。一个是还是有基础性的满足性消费;二是改善型消费;三是炫耀型消费;四是实现型消费。

从消费的角度来讲,我觉得首先还是满足型消费,衣食住行,穿衣要饱暖,吃饭要填饱肚子,出去要防风防寒,出门要迅速便捷。二是改善型的,比如大家有了房子住以后,想住更大的房子,想住环境更好的小区。第三个层面是炫耀型消费。我一定要和某国领导人拍个照,我们现在很多机构、很多公司专门做这个事,帮我们很多人实现这种愿望,所谓拍照经济学。

其实每个人都有炫耀型消费的需求,可能体现在拍照,体现在比如说我可能要有私人飞机,我可能要有游艇,要有非常好的跑车,其实一年也用不了几回。第四种是实现型消费,当他的物质和精神需求基本满足了之后,他可能会有更高的具有自我实现的要求,可能是他对世界的认识,对宇宙的认识,对人生的终极追问。

王利芬:赵老师您来自创业领域,作为创业者来说,消费升级是很大的机会,要抓住管老师说的哪几个层级才是他们的机会,再细分一下。

赵博思:消费升级是一个全国性的“经济运动”,但是这里面的很多机会并不都属于创业者。衣食住行我认为它是改善型的升级,刚才管老师已经说过了。吃喝玩乐可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对于创业者来讲,衣食住行这样的升级是传统产业要去改造,想办法改造自己的逻辑,想办法抓住用户的需求,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

管清友:其实这种全新的消费,包括消费升级改造,应该说体现的领域挺多的。我在想什么叫消费升级?可能就是从用雪花膏到用雪花秀,从原来开海马到现在开奥马,原来很多人开奥拓,现在开奥迪了,这就是已经消费升级了。

当然新的时代,随着大家对于物质生活的极大的满足,对精神生活需求也越来越多了。比如说旅游,中国的出国游每年以百分之三四十的速度在增长,春节的时候,你到欧洲国家或者我们的周边国家也好,满满的都是中国人。

王利芬:2到4亿新中产,他们的平均收入是什么样的水平?

管清友:我刚才说的是2到4个亿,关于新中产这个群体到底如何划分,不同的机构大家有不同的看法。有的机构认为年收入可动用的大概在30万到50万,有的人认为要到100万,有的人认为20万就够了,我认为应该在20万到50万左右的水平,算是一个新中产的划分。

我给它一个区间大概是2—4个亿的人口规模,实际上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

王利芬:是收入还是可支配的部分?如果只算可支配部分,是否意味着在职场上收入要达到七八十万?

管清友:可支配的,如果算上收入,去除支出,很多家庭支出就没有那么多了。我觉家庭年收入50到100万这个群体算新中产。

王利芬:有调调、有个性、有三观的消费,这里的“三观”就是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带着这三观的消费,实际上给所有的产品制造商在营销的过程中会制造巨大的痛苦和难题。

管清友:我觉得这其实也给大家提供了机会,对于你的客群的细分市场,他的诉求其实更清楚了。大家对于你的产品的要求,它所附加的价值观,它的服务体验,它的便捷程度,其实都有明确的要求。

给你提出要求,作为商家来讲无非是满足这些需求。同时,商家还要去打造或者是适应这种需求。我们可能需要引领一种新的消费风潮。过去这些年,我们无论是消费领域,还是电商领域,产品领域、新的消费模式领域商家还是在迎合消费者有态度、有三观、有温度的消费理念。

王利芬:这对传统的商家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如果你有态度、有温度、有三观的消费,你要抓住这个人群,一定要有“在线”的手段和渠道,而且人群更加分众化。每个地方的人群小了,不可能一个销售模式走通,可能是这边的人群是这个格调,那边的人群是那个格调,传统的商家就显得特别的吃亏。但是像微信公众号、订阅号上出来的一条,还有网易严选,主张非常明确的时候,他特别容易抓住人群。所以如果还是用传统的方式,就没有办法把他的产品往大了来做。

王利芬:再深一步,曾经在第一个阶段被互联网创业打的落花流水的所谓媒体人、内容人,在这个时候我们看到又有一些“用武之地”,因为所有的消费升级过程中都要用到文案,都要用到文章、图文并茂,音频、视频,然后你需要的东西这儿有卖,所以我们又派上用场了。谈到这一点,赵老师应该非常有感触。

赵博思:对,我觉得现在是完全的品牌导向。过去产品的品质其实是区分于好企业和坏企业一个非常大的要素,我买了一台好的电视,好的能用十年,差的只能用两年,消费升级这块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品质过胜的。我选一部苹果的手机或者海尔的手机,或者华为的手机,这些手机质量上没有太大的差别,被淘汰的手机它们的质量也是非常非常好的,这个时候品牌的力量就彰显出来了。

现在完全是用户体验导向,产品品质导向,这个时候即便我想去做用户体验,他要重新建一套流程,其实对他们的挑战还是很大的。这个过程就在于他可能要把过去的那套体系摧毁重构,这个是挑战最大的。

管清友:这里要区分一般消费品和耐用消费品,我们看到很多文宣导向或者品牌导向的产品,更多的是一般的消费者。耐用品消费者文宣是很重要,但是像奔驰和奥迪有不同的功能,不同的价值内涵,产品差别本身是很大的。但是一般的消费者,比如说家电,是格力的好,还是海尔的好,还是海信的好,我觉得都挺好,关键是你这个品牌塑造和打造过程当中,你给消费者传递一个什么东西。

管清友:消费升级毋庸置疑,应该是坚定不移的去“信仰”。中国消费升级可能经历的时间周期会比较长,我们是梯度升级,按照不同收入阶层来划分。

王利芬:至少5年吧。

管清友:我觉得不止5年,可能要10到20年的消费升级的过程,因为最后消费升级是进入现代社会,中国的规模太大了。我们现在一部分人早就进入了后现代社会了,他的财富积累数字已经非常可观了,另一部分人我们称之为高净值群体,就像王老师,其实你无所谓消费升级不升级,你没有消费的概念,几乎没有时间消费,你这种情况宏观经济学里叫边际消费倾向递减,收入越高,消费的欲望、消费支出是边际递减的。

中国真正的消费的庞大群体是新中产阶级,这个群体规模是比较大的。再一个是中低收入群体,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5到10年以后他们会成为消费的中坚力量,所以消费升级是梯度演进的。

我们的规模是极其巨大的,时间的周期拉的非常长,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讲,应该紧紧把握趋势的变化,把握技术和商业模式的结合,根据人们消费趋势、消费理念、消费特征的变化,去提供合适的产品、商业模式。甚至如果说我们有更多的先见之明,我们能够抓住痛点,或者创造出新的商业模式,其实我们是能够引领消费增长的。

王利芬:我们谈的话题是2018年您消费升级了吗?我们开始谈到了史诗般消费升级的数据,接着我们谈到了消费的动机,消费升级的人群,又谈到了和过去发达国家的消费升级相比,我们今天的消费升级是有三观的、有温度、有态度的消费升级,进而我们又谈到在消费升级里。

作为一个助力创业者的节目,您是不是感受到了这样的机会?有绝大部分人感受到了,能够体会找到这样一个风口,为他的创业服务。

我们发现了两个非常大的难点,传统产业过去以产品为主导,但是在今天消费升级过程中再以这种方式去抵达用户的难度就变得非常大了。第二,我们今天有能力使用智能手机,有能力、有态度的时候,我们要想制造出比较好的产品可能也是一个难度。

巨大的史诗消费升级的过程里我们要找到创业的机会,都要把自己的痛点发掘出来。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结束,感谢两位嘉宾、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每周四、周五12:40,由优米独家冠名,深圳卫视和网易直播同步播出的《对话王利芬》将与您准时见面,与您一起探寻新时代下的经济发展动态。下周,王利芬老师还将有更为热门的经济话题与我们共同分享与讨论,敬请期待!

亚博平台欧冠买球